目录
万万想不到乳腺癌可以这样治
王学成 | 中医的价值:他给乳腺癌病人带来福音

1.jpg

  王学成与黄建生医师在浙江临安乳腺病研究所门前留影。


【编者按】近40年来,公有化体制的衰弱,使就业、住房、教育、医疗、养老五大民生问题矛盾突起,让人们唉声叹气。长期来医疗的产业化,使西医得到重视,中医面对冷落,许多药费少而康复好的中医疗法得不到切实推广,不为患者知晓。为了振兴中医,带给患者福音,我们发表王学成的这篇文稿以飨读者。

 

  当今环境污染、食品安危、生活压抑等因素,引发人们各种疾病包括癌症越来越多,不少家庭因病返贫或亲人永别。得了癌症到底要不要切除化疗?每个患者会犹豫不决,故而我走访了早有耳闻的当地乳腺癌中医专家黄建生征询答案。


  自驾前往杭州市临安区玲珑街道祥里村找到黄医师,我讲明工作单位和访问意图,他听后说:“你身为基层政府干部,为广大患者着想跑来咨询癌症治疗问题,真是好思想”。他边说边请坐沏茶,然后与我侃侃交谈起来。通过一个上午的交流,使我深感黄建生不仅医术精湛,而且医德高尚。


  黄建生现年62岁,出生中医世家。他的始祖黄香是东汉江夏郡安陆一位儒人(今湖北省云梦县),得到汉章帝器重官至尚书令,即宰相;祖父黄桂祥在清末民初即行医亦经商,为人乐善好施;父亲黄芬茂青年时期厌恶国民政府腐败弃官从医,擅长中医外科和妇科,自创多种独门验方,救人无数,德医双馨。黄建生父母生有5个儿子,他排行4子,自幼天赋聪明,很有随父学医的童心,便在父亲的言传身教下也成为家族中医传人。他不仅热爱中医,还喜好武术,年轻时曾拜冯玉祥将军的保镖李云鹏为师,集武医一身。他由临安“五七”大学医疗专科毕业,后进修北京大学。1988年在玻利维亚共和国驻广州总领事黄依娇的帮助下,取得绿卡定居到该国科恰班巴市,他虽然身在异国行医,但是心却惦记着祖国中医。


  天下志者,终将有为。为弘扬中医国粹,拯救乳癌患者,黄建生在1997年回到家乡创立了“浙江临安乳腺病研究所”,在祖传乳腺病疗法基础上,勤学古今医书博采众长,潜心钻研医术开拓创新,时常废寝忘食地呆在研究所里。为了掌握药性不良反应且又能发挥最大药效,他以“神农尝百草”精神,冒着极大危险亲身对有些特殊中药的单味极量口服试验,并同相濡以沫的贤妻马菊芬中药师一起,对近70味中药的药量反复进行临床实践调整,经历许多常人无法想象的艰辛,终于成功研制出“黄氏乳癌汤”的中医药治疗乳腺癌特效技术,实行内服外敷措施,促使肿瘤松软缩小,直到化解消失,不用开刀化疗免除痛苦,给广大乳腺癌、乳腺增生、乳腺纤维瘤患者带来福音,于2011年开办起“ag输钱|官方网站”。


  通常有人检查出癌症,总会选择现代西医治疗,谁会相信民间传统中医治疗。那些前来看病的人,几乎全是经过都市大医院开刀化疗后,病情一再复发或发出病危通知书的晚期患者。这些被西医判了“死刑”的病人,服用“黄氏乳癌汤”后神奇地改善了身体症状,延长生命,有的完全康复。黄医师的“中医药治疗乳腺癌特效技术”,让濒临倒下的人依然站着,让难以母爱的孩子找回母爱,让即将破碎的家庭重新团聚,这是多么令人喜悦的中医奇迹。这位“乳医”一传十,十传百名扬了海内外,港澳台地区及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玻利维亚等患者都远渡重洋来求医。


  心理可以致病,心理也可以治病。黄医师指出,人得了癌症不用怕,只要采取中医药及时调理人体生理机能,纠正人体内分泌失衡和控制癌细胞扩散,再加上患者积极配合自我心理治疗,将心情状态保持到“生活原点”,即回到在没有体检出癌症之前的那种生活情景,就能更加有效地治疗康复。治疗癌症保持良好心态很重要。


  中医是中华民族医学上的斑斓瑰宝,渊源流长,博大精深,它窥视人体五行,调理阴阳平衡,很多疑难病、多发病,现代西医束手无策,传统中医迎刃而解,黄建生是破解乳腺癌中医治疗的佼佼者。他的创新技术,曾在第四届上海科学技术博览会上获得金奖,杭州市无形资产评估事务所估评价值达1228万元。2010年11月,中华中医药学会肿瘤分会主任委员周宜强,带领16人专家组对黄医师的“中医药治疗乳腺癌特效技术”鉴定后,作出结论:该特效技术在中医治疗乳腺癌病因病机方面有所创新,提出调摄阴阳,扶正袪邪的治疗大法。迄今中央电视台、英国独立电视台、《人民日报》《科技日报》《中国妇女报》等中外媒体,对他的医术都作了大量报道。


  重症治疗,人命关天。黄建生或许传承了祖辈“孝善基因”,既有医术又有医德,他知道行医必须杜绝不懂装懂。有一年,本区某局长的亲属得上胰腺癌疼痛难忍,局长询问黄医师可否诊治或先配些止痛药,他不作思索直言:“胰腺癌与乳腺癌虽然都为癌症,但是两癌发病机理不同,诊治方法就完会不同,我不能乱医,建议你们抓紧时间找对口的医院去诊治”。后来,该局长一位江苏无锡的大学同学患晚期乳癌不能坐车来看病,登门请求他出诊时说:“黄医师,这次我同学得上乳腺癌,您是这方面专治中医,可以接受治疗了吧”。黄医师毫不犹豫地坐上来接他出诊的车辆。对那些家庭经济较困难和病情严重的患者,他总是自己去车站乘车前往出诊,他至今先后到浙江温州、江苏江阴、山东威海等地出诊过。我问他:“怎么要出诊呢?病人自己会上门来求医呀”。他解释说:“我出诊多数是行动不便的晚期患者,我不出诊病人就得远道而来,一路上要有亲人陪护,不仅好几个人受苦,还要多花交通、吃住等费用,额外增加病人的家庭经济压力”。急病人所急,想病人所想,这是一种多么高尚的医德。黄医师从医数十年,始终坚守一种行医原则:在进购药材上,不贪图便宜宁愿高价选买优质药材,不坑蒙获利;在诊治患者中,必须有陪护人员旁观,以杜绝邪念之嫌。这种行医原则使他养成了良好的医德。


  功成名就的黄建生,还十分热心卫生公益。2003年我国遭遇“非典”肆虐期间,他埋头于家藏古医书籍中查找应急防疫方法,终于发现类似非典瘟疫的“清河救苦逐瘟丹”治疗秘方,马上寄给时任国务院分管卫生的女副总理吴仪,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防治非典型肺炎工作小组,复函赞扬他的这一强烈社会责任感,该秘方被录入国家“非典”防治数据库。同年,《今日早报》报道湖州一位女大学生,因父亲患直肠癌手术后未康复,母亲又查出乳腺癌晚期,使这位女生面临失学的难处。黄医师得知后,连夜赶往湖州找到女生家里,提出为她母亲免费医治乳癌,鼓励她继续完成学业将来有所作为。2008年春夏之交,我国流行危及儿童健康的手足口病,黄医师自费2000元制了许多中药香囊,赠送给周边6岁以下幼儿预防。这一年还发生了“5·12”汶川大地震,黄医师不仅积极捐款赈灾,还将秘不外传的中医“急救应验良方”献给灾区医疗部门。在物欲横流金钱至上的现实生活里,竟然还能见到这样的儒医,确实令人敬佩,他的研究所在2006年被民政部评为“全国民办非企业单位自律与诚信建设先进”。


  我国是农业大国,农民各种疾病患者多,农村医疗条件还欠好。开国领袖毛泽东早就提出:“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当今依然如此,这需要民间中医发挥主导作用。女科学家屠呦呦研制的“菁蒿素”,使我国于2015年首次获得国际科技殊荣诺贝尔医学奖,黄建生研制的“黄氏乳癌汤”也极不平凡。中医的开发潜力很大,愿我国高度重视中医事业,促进中医英才成长,不断研制出治疗各种顽疾的中医药,使民族中医蓬勃兴起而雄居世界医疗颠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