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万万想不到乳腺癌可以这样治
第八章 中医药治疗乳腺癌特效技术获国家级专家鉴定

中医药治疗乳腺癌特效技术专家鉴定会

会 议 议 程

主持人(贾守凯 中医杂志社副社长):

尊敬的周宜强副会长、黄建生所长、各位专家、新闻媒体的朋友们:

上午好!

由中华中医药学会肿瘤分会主办的“中医药治疗乳腺癌特效技术专家鉴定会”,今天在风景如画的临安市召开。黄建生所长从医以来,以中医药经典理论为指导,继承家父之真传,历代中医名家经验作借鉴,经过数十年伏案苦研,亲尝药性,历尽艰辛。成功研制了“黄氏乳岩汤”(由 68 味中药配伍而成)为核心的“中医药治疗乳腺癌特效技术”,以精辟而独到的见解,提出了阴阳平衡失调导致乳腺癌的新观点。强调了调摄阴阳、扶正祛邪在乳腺癌治疗中的重要意义。这项独创的中医药治疗乳腺癌特效技术即“黄氏乳岩汤”内服外敷治疗乳腺癌可以软坚散结,使乳腺肿瘤组织软化、缩小、化解、癌细胞逆转为正常细胞而痊愈,这样的治疗,既保护了乳房的完美又没有痛苦,病人既可以正常工作和生活又不需要住院和休息,而更重大的意义是让乳腺癌患者逢凶化吉。

这项填补国内外空白的中医药科研成果,《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红旗画刊》、《科技日报》、《健康报》、《中国中医药报》、《中国妇女报》、《解放日报》、上海电视台、《浙江日报》、浙江电视台、英国独立电视台、《澳洲日报》等海内外主流媒体纷纷宣传报道。由澳大利亚着名作家苏凯颐撰写、浙江省中医药学会会长张承烈题词、外交部西亚北非司吴克明大使和浙江省中医药学会秘书长熊国治等作序、上海大学出版的长篇纪实文学《乳病妙手治》,对黄建生所长的先进事迹作了翔实记载。2006 年 1 月 6 日,浙江临安乳腺病研究所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评为“全国民办非企业自律与诚信建设先进单位”;2007年 11 月 29 日在第二届全国中医药名医、名科、名院品牌战略论坛大会上,黄建生所长被中华中医药学会评为“中医名医”、其乳腺病专科被评为“中医名科”;2007 年 12 月 16 日,在中国中医康复医疗保健论坛的表彰大会上,黄建生所长被评为“中医特技名人”、浙江临安乳腺病研究所被评为“全国十佳单位”;2008 年 6 月 25 日,由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支持,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澳中友好交流协会主办的“澳大利亚中医立法八周年纪念大会暨中医学发展论坛”上,黄建生所长作为中方代表出席并发表演讲,其《中医药治疗乳腺癌特效技术》论文获优秀奖。2010年 6 月,在世界中医药联合会主办的上海世博会中医药发展国际论坛上,黄建生所长作为特邀贵宾出席并作《让中医药治疗乳腺癌特效技术走向世界》的发言。

主持人:

下面有请中华中医药学会肿瘤分会委员、浙江临安乳腺病研究所所长黄建生作中医药治疗乳腺癌特效技术成果汇报。

111.png

    图为2010年11月27日,在《中医杂志》副社长贾守凯(左)主持的"中医药治疗乳腺癌特效技术专家鉴定会"上,黄建生医师(右)在回顾研发过程中和妻子马菊芬千辛万苦、甚至冒着极大风险试尝中药时百感交集,情不自禁。


中医药治疗乳腺癌特效技术成果汇报
中华中医药学会肿瘤分会委员
                 浙江临安乳腺病研究所所长         黄建生

一、前言

乳房恶性肿瘤是乳腺器官最为严重也是较为普遍的疾患,它不但影响乳房本身,也威胁患者生命。乳房被视为乳汁的源泉、女性美的标志,随着时代的发展,乳房在人体美中的地位在提升,乳腺肿瘤带给人类的灾难不容低估。人们在为自己乳房美而自豪的同时,不得不警惕乳腺疾病给自己带来的危害也会悄然袭来。由于社会活动的复杂化、精神负担的加重、生育观念的改变、母乳喂养能力的退化、饮食过细、体力活动减少、生活方式的城市化等,据保守估计,全世界每年新发现的乳腺癌患者超过 120 万人,死于该病的患者在 50 万人以上,每 10 多分钟,就有一人死于乳腺癌。在这残酷的现实面前,虽然西医的手术、化疗、放疗等手段可以让一部分早、中期乳腺癌患者的生命得以延续,但其治疗过程肉体和精神所承受的痛苦也有目共睹。临床研究表明:在对无淋巴结转移的患者,大多最终将死于远处转移的严酷事实中,证实了乳腺癌血行转移是除淋巴系统转移外又一重要转移通道,认识到乳腺癌的治疗必须同时注意到患者的原发病灶包括区域淋巴转移癌和血行转移两个方面。研究证实,乳腺癌本身是一种好发血行转移的恶性肿瘤,在临床诊断和治疗上应按全身疾病对待。乳腺癌恶性细胞的发展和形成有着一个漫长的过程,在来就诊的患者中,有超过 50%的患者早已发生了血行转移,只是用目前的诊断方法尚不能正确地定位和检出。但采用手术及放射治疗等方法,只能改变患者恶性病变的局部状况,乳腺癌生成的基础和内环境并不能得到彻底改善。因此,在原发病灶被彻底清除后,隐匿在患者体内的微小血行转移灶将继续生长,事后发现的所谓“复发灶”和“转移灶”,大部分由其发展而来。为了解除患者的痛苦,从根本上攻克乳腺癌这一绝症,本人在家父治疗妇科、外科经验的基础上,以中医药理论为指导,持之以恒地开展了对乳腺癌治疗的研究。在潜心钻研、反复调整配方的同时,为确保患者用药的安全,甚至不惜以身试方亲尝药性,以确定药量和药性的最佳状态。在此特别要感谢的是我太太马菊芬中药师,她为此承担了极大风险,作出了极其重要的贡献。如,被古人认为“外科圣药”、具有清热解毒,善治疮疡、痈肿的金银花,一般用量 9-15 克,据《医方集解》载金银花用量为 150 克,而我们通过自己尝试在 “黄氏乳岩汤”中金银花用量为 160 克;如味苦、性平,有清热解毒、散结消肿作用的红藤,常规用量15-30克,而我们在配方中为50克…… 古人云:“用药之妙,如将用兵,兵不在多,独选其能;药不贵繁,唯取其效。”孙子云:“凡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孙膑云:“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河。”用兵如斯,从医也通矣。唯有如此作为,唯有如此安全而合理的用药,才能从量变达到质变,才能扭转乾坤!

经过长达 20 余年的研究实践和不断完善,我们终于成功地独创了这一饱含着心血、汗水、泪花和智慧的“中医药治疗乳腺癌特效技术”。应用自主研发的中药复方“黄氏乳岩汤”内服外敷,能有效地化解乳腺肿瘤组织,使癌细胞逆转为正常细胞而使患者康复。这样的治疗,不但使病人免受患病及西医治疗的肉体创伤,而且又保护了乳房和身体的完美而免受心灵痛苦,更重要的意义是从根本上改变了患者的命运。 

二、祖国医药对乳腺癌的认识

两千余年来,中医中药在乳腺肿瘤的防和治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有关乳腺疾病的记载散见于中医外科学、中医妇科学及各种方书、类书、丛书及民间家传手抄本,限于当时历史条件,没有形成系统专着,且不少精华失传。 古代医书中,乳腺肿瘤被称为“乳痈”、“乳岩”、“妒乳”、“乳毒”、 “乳疬”、“乳痰”、“乳石痈”、“石榴翻花”等。巢元方着《诸病源候论》曰:“石痈者……,其肿结确实,至牢有根,核皮相亲,不甚热,微痛…… 如石,”“石痈之候,微强不甚大,不赤微痛热,但结核如石,”“乳中积聚成核,微强不甚大,硬若石状”,指出了乳腺肿瘤局部浸润固定,无移动性,肿物与皮肤粘连的形态学特征。唐代医学家对乳腺湿疹样癌已有描述,称其为“妒乳”。孙思邈在其《备急千金要方》中将恶性乳腺肿瘤描述为“妇人女子乳头生小浅热疮痒搔之,黄汁出,浸淫为长,百种治疗不瘥者,动经年月,名为妒乳”。清·《妇科玉尺》曰:“妇人之疾,关系最巨者,则莫如乳。”《黄帝内经·灵枢刺节真邪篇七十五》就有瘤的分类记载,并提到瘤的起因是由于“营卫不通”、“寒气客于肠外与卫气相搏”、“邪气居其间”,邪气聚在乳房则发展为乳腺肿瘤。《中藏经·论痈疽疮肿第四十一》指出:“痈疽疮肿之所作也,皆五脏六腑蓄毒不流则生矣,非独因营卫壅塞而发者也”,认为肿瘤的发病是由脏腑“蓄毒”所生,不单是因为营卫之气的壅塞而引起。《诸病源候论》将乳腺肿瘤归于 “积聚”、“缓疽”,论述了这些病证的成因和病机。

宋代以后,祖国医学对乳腺肿瘤的认识更趋全面和成熟。宋代医家窦汉卿的《疮疡经验全书》中对乳腺肿瘤描述较为详尽,指出了乳腺肿瘤局部橘皮样改变和肿瘤局部浸润而形成的肿块所特有的形态学特征,特别指出了乳腺肿瘤早期发现、早期诊断、早期治疗的临床意义,与现代医学的认识方法是一致的。陈自明着《妇人大全良方》曰:“若初起内结小核,或如搏棋子,不赤不痛,积之岁月渐大……,若崩破如熟石榴,或内溃深洞,此属肝脾郁怒,气血亏损,名曰乳岩”,不仅详述了乳腺肿瘤的症状、体征及其发生发展的特点,而且所述病机为气血亏损、肝郁不舒,至今中医肿瘤仍将乳岩视为肝郁不舒、气滞血瘀而致,遣方用药多从肝从血从气论治。

至明代,随着祖国医学的不断发展,对乳腺肿瘤的认识更趋统一。《外科正宗》曰:“经络痞惫,聚结成核,初如豆大,渐如棋子,半年一年,二载三载,不痛不痒,渐渐而大,始生疼痛,痛则无解。日后肿如堆栗,或如覆碗,色紫气秽,疼痛连心,出血作臭,其时五脏俱衰,四大不救,名曰乳岩,凡犯此者,百人百必死。”其中描述的无痛痒症状与现代肿瘤临床所具有的恶性乳腺肿瘤症状是完全一致的,提示对恶性乳腺肿瘤加强预防、早期发现、早期诊断和早期治疗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亦向人们展示了恶性乳腺肿瘤晚期所具有的恶劣预后。

对于男性乳腺肿瘤者,祖国医学亦有了初步认识,古代文献中已有对男性乳腺癌的记载,王洪绪编着的《外科全生集》曰:“乳岩…… 男女皆有此症。”至元代,朱丹溪就曾记述了一男性乳腺癌的晚期临床表现。清·马培之《马培之外科医案》曰:“乳岩、乳核、男女皆有之,惟妇人更多……”

祖国医学对乳腺肿瘤病因是从宏观的角度来认识,强调天人相应,具有整体观念,认为癌瘤的发生与外邪侵袭有关。《黄帝内经·九针论篇》曰:“四时八风之客于经络之中,为瘤病者也。”提出了外邪“八风”停留在经络之中而成瘤病,特别是乳腺肿瘤,多因肝经不通,外邪侵犯所致。《黄帝内经·百病始生篇》曰:“积之所生,得寒乃生,厥乃成积也。”指出了乳腺肿瘤寒阻经络的病理机制。《诸病源候论》曰:“恶核者,内里忽有核累累如梅李,小如豆状……此风邪挟毒所成。” 指出了乳腺肿瘤为风毒所致。

祖国医学认为,饮食不节亦能促使肿瘤发生。宋·《济生方》曰:“过餐五味,鱼腥乳酪,强食生冷果菜,停蓄胃脘……久则积结为‘瘕’。表明热饮、嗜酒及肥甘厚味,蛋白质、脂肪食物的过度烹饪及营养失调均与肿瘤的诱发有关,这与现代医学的饮食结构与肿瘤发生的相关性的观点是一致的。

祖国医学对乳腺肿瘤与精神因素的因果关系已有了较为明确的认识,认为乳腺肿瘤的发生与患者的精神状态变化有关,人的情志变化过度会导致人体生理变化而致病。祖国医学把人的情志概括为七情,即“喜、怒、忧、思、悲、恐、惊”,这是人体对外界环境的一种反应。七情太过即七情内伤则气血运行失常、脏腑功能失调。七情致病,主要表现在气机方面的变化,如怒则气下,惊则气乱,喜则气缓。精神情绪的变化,影响到全身气血、脏腑功能变化。《黄帝内经》曰:“邪气之所凑,其气必虚,精神内守,病安从来。”朱丹溪论乳岩时,认为乳腺肿瘤是“忧恚郁闷,晰夕积累,脾气消阻,肝气横逆”所致,认为多发于寡居的妇人。明代陈实功曰:“乳岩由于忧思郁结,所愿不遂,肝脾气逆,以致经络阻塞,结积成核。”

祖国医学认为脏腑亏损是乳腺肿瘤发生的重要原因之一,《诸病源候论》曰:“积聚者,由阴阳不和,脏腑虚弱,受于风邪,搏于脏腑之气所为也”。同时认为乳腺肿瘤(乳岩、石痈)是由于乳腺的经络空虚,为风寒之气侵袭,血运失常,结核如石硬,成之石痈。这说明脏腑亏虚,功能失调,气血运行失常,或者先天不足,脏腑虚损,均可导致乳腺肿瘤的发生。

祖国医学对乳腺肿瘤的发病机理有独特的认识,在整体观念、辨证思想的指导下,在众多的文献中论述了乳腺肿瘤的病理病机。气是人体一切生命活动的动力,是脏腑的功能。在生理上,气为血之帅,血为气之母;在病理上,气滞血瘀、气虚血瘀,积久成块。古代文献认为,乳腺肿瘤发病与肝脾两伤、气滞凝结有关,故乳腺肿瘤多以疏肝理气法为治。

痰是脏腑病理变化的产物,又是导致乳腺肿瘤的一个因素。脾主湿,脾虚失司,运化失调,则水聚于内,水湿不化,津液不布,湿阻于内,久成湿毒,湿毒泛滥,浸淫成疮,流汁流水,经久不愈。朱丹溪首先提出肿瘤的发生与痰有关,曰:“凡人身上、中、下有块者多是痰。”又曰:“痰之为物,随气升降,无处不到。”高锦庭曰:“癌瘤者,非阴阳正气所结肿,乃五脏瘀血浊气痰滞而成。” 

心主火,火性炎上,最易伤津、动血、灼阴、耗气。《黄帝内经》 有“诸痛痒疮皆属于心”的观点。金元时期刘完素曰:“疮疡者,火之属。”火毒内蕴作为一种学说,提示疮、痒、疡、肿与火毒有关。热毒内蕴、血热搏结则行失常,津液受灼则成痰热互结,气血痰浊壅阻经络脏腑,日久成积,可发展为乳腺肿瘤。乳腺肿瘤是由于情感抑郁,郁而生火,郁火挟血,血瘀凝结而成肿疡。

肾为先天之本,脾为后天之本,脾肾虚损则正气虚弱。近年来研究结果表明,乳腺肿瘤患者均有脾肾不足,通过健脾补肾,可增强抗癌能力。

晚期乳腺肿瘤患者常因虚致病,又因病致虚。病邪日久耗精伤血,损及元气,造成气血双亏。正衰则邪盛,使癌瘤进一步扩散。故祖国医学认为脏腑亏损、气血不足亦是乳腺肿瘤的重要病理机制。   

三、中医药治疗乳腺癌特效技术

1.研发

根据中医理论认为,“肿者,肿大也;瘤者,留居也;肿大成块,留居在一起而不消散者谓之肿瘤也”。先秦时代的《周礼》一书,将医分为“食医”、“疾医”、“疡医”、“兽医”四类,其中疡医所治“肿疡” 即包括当今的肿瘤,而且主张内治与外治结合。内治“以五毒攻之,五气养之,以五药疗之、以五味调之”;外治则以“祝药,劀杀之齐”。“祝”是用药外敷,“劀”就是除去脓血,“杀”用药蚀其恶肉。又据清代的《外科证治全生》,把外科病分为阴、阳两类,如痈为阳,疽为阴。反对用寒冷清火法治疗阴证,而主张用“阳和通腠,温补气血” 之法。而清代余昕鸿《外科医学汇编》提出的气病则乳病的观点,更突出了疏通气机在治疗乳房疾病中的重要作用。此外,还有许多中医名家经长期的临床实践和研究,对乳腺癌的防治积累了极其宝贵的经验和理论知识,为我们提供了一些正确的中医药防治乳腺癌的经验和方法。综合前人的经验和理论,本人经多年乳腺癌临床治疗观察发现,乳腺癌从初起到晚期过程中既有阴证又有阳证的表现,因此,我分析认为,人体阴阳平衡失调是患乳癌的关键因素。黄帝内经云:“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治病必求于本”。受此启发,本人认为治疗乳腺癌必须调摄阴阳,参考我父亲黄芬茂生前擅用清热解毒,消肿定痛的“仙方活命饮”治疗外科阳痈,用温养和阳、蠲痰解凝的“阳和汤”治疗阴疽的经验,逐将此两方加减合用再融入自己临床心得,冶为一炉,“发皇古义,融会新知”,千锤百炼后终于研究成功由 68 味中药组成的“黄氏乳岩汤”。

2. 技术特点

根据以上对乳腺癌治疗机理的认识,经反复试验,最终确定以黄芪、当归、穿山甲、钟乳石、白芥子、金银花等为主的 68 味中药配伍而成的“黄氏乳岩汤”。该方具有调摄阴阳、扶正祛邪之功,采用内服外敷的治疗方法对早、中期乳腺癌患者可以软坚散结,使肿瘤组织软化、化解、癌细胞逆转为正常细胞,从而达到阴平阳秘、标本兼治的效果;对晚期乳癌患者可改善痛苦,提高其生活质量,延长其生命,也有被逆转而痊愈的案例。

3. 病例介绍

请各位专家查阅原始中医病历,上面有详细记录,既有病人康复确认签字,又有西医诊断结论(病案由专家随机抽阅)。

四、小结

1.“中医药治疗乳腺癌特效技术”是一项以中医药调摄阴阳、扶正祛邪理论为指导,家父经验为基础,历代中医名家经验作借鉴,融入自己心得而创新的一门专科技术。该技术经多年临床实践证明,疗效明显,尤其对初、中期乳腺癌疗效显着,能使患者肿瘤化解、标本兼治。该项技术对治疗晚期乳腺癌的效果明确,机理尚需进一步研究阐明。

2.中医药治疗乳腺癌特效技术中的核心技术“黄氏乳岩汤”配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为国内外首创。

3.此前,1998 年 3 月经杭州市无形资产评估事务所对以“黄氏乳癖汤”治疗乳癖(乳腺增生、乳腺纤维瘤)为核心的“中医药治疗乳腺病特效技术”进行评估,价值 1228 万元;同年被上海市科技博览会评为金奖。

4.下一步计划筹建专科医院。 以上汇报和病案材料,请各位专家审核后给予客观、公正的鉴定意见。

          谢谢!  

 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主持人:

下面有请各位领导和专家审阅医案、发表意见。

222.png

图为2010年11月27日,在黄建生所在独创的“黄氏乳岩汤”和以此为核心内服外敷治疗乳腺癌的“中医药治疗乳腺癌特效技术”鉴定会上,各位专家倾听了黄建生所长研发创新的成果汇报,并仔细审阅了每一份乳腺癌治愈的中医医案和西医复查的各种医证及患者确认的签字,一致达成“中医药治疗乳腺癌特效技术”的鉴定意见。

主持人:

下面请中华中医药学会肿瘤分会秘书长李忠宣布“中医药治疗乳腺癌特效技术专家鉴定会”鉴定意见:

FullSizeRender(3).jpg

图为 2010 年 11月 27 日,在“中医治疗乳腺癌特效技术专家鉴定会”上。中华中医药学会肿瘤分会秘书长李忠代表专家组郑重宣布“中医药治疗乳腺癌特效技术专家鉴定会”鉴定意见。

FullSizeRender(2).jpg

主持人:

下面请卫生部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副会长、中华中医药学会肿瘤分会主任委员周宜强讲话。

FullSizeRender(4).jpg

图为 2010 年 11 月 27 日,在“中医治疗乳腺癌特效技术专家鉴定会”上,卫生部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副会长、中华中医药学会肿瘤分会主任委员周宜强代表专家组对这一填补国内外空白的无痛苦、无创伤治疗乳腺癌的中医药特效技术给予充分肯定和极高评价。


主持人:

会议到此结束,下面请全体参会人员与领导合影。

FullSizeRender(1).jpg

图为 2010 年 11 月 27 日,参加鉴定会的领导、专家:卫生部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副会长、中华中医药学会肿瘤分会主任委员周宜强(前排中)、健康报副社长蔡顺利(前排左 4 )、中华中医药学会肿瘤分会秘书长、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肿瘤科主任李忠(前排左 3 )、卫生部中日友好医院肿瘤科主任黄金昶(前排右 3 )、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肿瘤科主任冯利(前排左 2 )、中医杂志社副社长贾守凯(前排右 1 )、解放军海军总医院中医科主任钱彦方(前排右 2 )、北京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科研处处长裴晓华(前排左 1 )、北京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主任医师、教授晏军(后排右 5 )、首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中医科副主任医师、博士叶霈智(后排右 4 )、中国医药导报副社长张浩臣(后排左 4 )、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办公室主任艾斌(后排右 3 )、河南省中医院副院长、主任医师、教授张学文(后排左 3 )、中国中医科学院针灸所主任医师、博士黄涛(后排右 2 )、中国中医科学院学术处副处长、副主任医师博士荆志伟(后排左 2 )、中医杂志社编辑候建春(后排左 1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处长李和(后排左 5 )。前排右 4 为黄建生所长、后排右 1 为浙江中医药大学学生、黄建生女儿黄宏。

IMG_9279.JPG

FullSizeRender.jpg

注:此鉴定会新闻报道见第十一章“媒体聚焦”。